圖、文/段慧琳

有時候,我和朋友會夢想著,等有錢的時候,要在台北以外的地方買一棟小屋,當作我們的度假別墅,討論來討論去,南澳總是首選。從台北乘火車到南澳,交通算是便利,沿途車窗外山海景交錯,也能鋪陳出不錯的好心情,最重要的是,我們喜歡南澳的低調溫潤。

南澳車站確實是低調的。車站北邊是國片《練習曲》加持後的漢本車站,南邊則是充滿莎韻傳奇色彩的武塔車站,相較之下,夾在中間的南澳,似乎就略顯樸實。不過低調也有低調的簡單魅力,在車班稀少的車站內,站務人員一眼就能看出你是外地人,寒暄的口吻添加了不少親切叮嚀。島式月台上,遮雨棚不經意造就出的對稱微光,有讓人多佇立兩分鐘的魔力。候車室安穩嫻靜,連偶爾造訪的訪客貓咪也顯得悠閒。白色為主的車站體,和站前廣場的觀音像相對應,平和潔淨。


▲南澳車站的島式月台,遮雨棚不經意造就出對稱天光。(圖/取自《小小站˙輕旅行》)

更深刻的體會,則是發生在我去南澳擔任假日農夫時。

那次,我隨著朋友參加了「南澳自然田」的農耕體驗,雖然已是入秋的十月,但天氣晴朗到近乎灼熱。自然田的負責人阿江大哥用開懷的聲音自我介紹,同時遞過來數頂斗笠,叮嚀我們別中暑了。那一天,我們的任務是下田補秧。


▲在南澳,大夥兒帶著新鮮的心情,準備下田擔任一日農夫。(圖/取自《小小站˙輕旅行》)

一開始我只覺得好玩,赤腳踩入水田裡鬆軟泥巴的搔癢,徒手將秧苗植入時,碰觸到地表的溫熱,讓人有種童稚的歡欣。需要補秧的範圍廣,新鮮感很快成了使命感。我不忍這一片暫時由我照顧的小天地零零落落的,即便我的經驗青澀拙劣,也要整齊踏實的填滿。

用秧苗填滿水田裡的空缺;用平實短暫的勞動,填滿在都市疲累翻騰後,心裡的空缺。


▲用秧苗填滿水田裡的空缺;用平實短暫的勞動,填滿在都市疲累翻騰後,心裡的空缺。(圖/取自《小小站˙輕旅行》)

我想到有次在英語進修的課堂上,老師提出來一個開放式討論:「什麼是成功?」答案當然不乏財力雄厚、具有影響力、得到很多人的尊敬……,這是社會普遍的共識,相對來說也是較明顯又容易量化的特質。

輪到我的時候,我的答案是:在自己想做的事情裡,感到無比快樂,那就是成功。

也許這個觀點過於浪漫,所以引起一陣辯論攻守。老師、同學提出了一些我難以辯駁的假設,像是:「如果一個人很想成為工人或農夫,他的收入無法養活自己,但他很快樂,這樣也算成功嗎?」我淺薄的英語辭彙當然無法做出全面性的反證,事實上即便是用中文辯論這個問題,我也不見得有勝算。但我並不修正我的答案。

如果他們也來南澳,學著下田勞動,或許就會了解了吧!

因為在我補秧完畢後,看著豐實的稻田,心裡真的是快樂;告別前,阿江大哥致贈了一小包自然田收成的白米時,更是無比的歡欣。當下我覺得自己是成功的,成功當了半日農夫,有單純的快樂。

南澳的溫潤單純,就像自然田一樣,需要認真踏住、踩深一點,才能發現。

生活的溫潤單純也一樣。


▲走出南澳車站後,沿著蘇花公路(台九線)走,第一個路口左轉,再一路順向走到底,便可直達一片寧靜海岸,有「神祕海灘」之稱。(圖/取自《小小站˙輕旅行》)

(圖、文摘自《小小站˙輕旅行-一個人也好玩的26個鐵道私景點》,段慧琳著,時報出版)台中租車 東海租車,http://worldjet.com.tw,台中租車.

    文章標籤

    travel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gam19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